•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投稿郵箱:chinaquanyi@126.com
  • 您的位置:首頁 > 法學動態

    浙江知識產權保護與開發這十年:知識產權治理體系在數字化引領下走向縱深

    發布時間:2022-03-31 14:20:34 來源: 光明網-《光明日報》 編輯:

    【奮進新征程建功新時代·偉大變革】

      光明日報記者 陸健

      2021年,全國首個“版權AI智審”系統在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啟用,標志著花樣版權保護進入AI時代。浙江雅琪諾裝飾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長王旗近日將一批新設計的花型交到區知識產權保護中心,申請作品登記證書。

      柯橋是我國紡織重鎮,紡織品面料花樣版權是柯橋知識產權保護的核心。“版權AI智審”系統實現了數據共享,系統數據庫中有10萬多張省版權局登記的美術作品,通過“一圖一ID”管理,讓每塊布都能“說話”。

      “在這里,我感到尊重知識、尊重原創的新氣象!”王旗對記者說,“花型AI比對后,那些仿冒售賣的侵權樣品,可通過司法行政線下協同簡易維權要求快速下架。”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保護知識產權就是保護創新。浙江以數字化引領,打通知識產權創造、運用、保護、管理、服務全鏈條,推進知識產權治理體系系統性重塑、治理能力全方位躍升,高水平打造保護最嚴、創造最活、生態最優的知識產權強國建設先行省。

    浙江知識產權保護與開發這十年:知識產權治理體系在數字化引領下走向縱深

      國家知識產權局商標業務臺州受理窗口。資料圖片

    1.互聯網法院,率先探索信息科技與司法融合

      沒有原告席和被告席,審判席對面只有三塊大屏幕。屏幕中,原告與被告相隔千里,一個在北京,一個在杭州,他們通過視頻連線方式參與庭審。不久前,杭州互聯網法院“隔空”開庭了一場知識產權保護官司。

      這起案件中,原告經制作人授權取得了“為愛充電”短視頻模板相關著作權權利,被告在某商業網絡客戶端中上傳了該模板。案件爭議點在于,涉案視頻模板是否具有獨創性,受著作權法保護。最終杭州互聯網法院判決:被告立即停止在其網絡客戶端中提供涉案短視頻模板,并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共計6萬元。

      “此認定的意義不僅僅局限于解決個案需要,更為目前蓬勃發展的短視頻行業版權保護亮明了態度。”杭州互聯網法院互聯網審判第二庭審判員張翀說。

      互聯網如今深刻改變著人們的生產生活方式,網絡知識產權案件層出不窮,如何用互聯網方式治理互聯網空間?

      作為中國互聯網司法治理的先行者,我國首家互聯網法院——杭州互聯網法院悄然走過了4年多時間的探索之路,見證了互聯網上公正與效率的互聯互通:打造首個全流程在線訴訟平臺,讓當事人打官司“一次都不用跑”;上線首個異步審理模式,讓開庭審理“24小時不打烊”;啟動首個大數據深度運用電子送達平臺、首個電子證據平臺、首個司法區塊鏈……

      “網速測評案”“微信群控案”“懶人聽書案”“平臺抽獎算法商業秘密案”……大到新業態的商業競爭,小到網民的個人行為,杭州互聯網法院的一個個判例給出了價值判斷和行為指引。

      “互聯網法院既是應用數字技術于司法審判、賦能社會治理的實踐者,又是保護數據資源、構筑公平安全數據利用秩序的探索者。”華東政法大學教授高富平說。

      通過深度運用、迭代更新,杭州互聯網法院相關技術、平臺正從庭審輔助工具變為治理方案。從2017年8月18日成立到2021年底,該院共受理涉網案件45799件(不含訴前調解、司法確認和執行案件)、審結45269件,在線審理適用率99.03%,開庭平均用時21分鐘,較傳統模式節約五分之三。

      “互聯網司法新模式在提升知識產權審判效能、保障數字經濟高質量發展等方面作用日益呈現。”杭州互聯網法院院長洪學軍說。杭州互聯網法院在持續推進互聯網司法改革的同時,積極探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新機制,為激發數字創新活力、推動構建新發展格局,提供了有力司法保障。

    浙江知識產權保護與開發這十年:知識產權治理體系在數字化引領下走向縱深

      浙江省臺州市繡都服飾有限公司負責人廖春妹的原創刺繡作品,最近拿到了浙江省知識產權區塊鏈公共存證。崔銀銀攝/光明圖片

    2.集成改革,強化知識產權全鏈條保護

      在浙江采訪,遇到的兩家企業負責人不約而同點贊“浙江知識產權在線”。

      ——義烏市一家公司不久前在“浙江知識產權在線”系統提交專利行政裁決請求。根據被請求企業的注冊地址,系統自動分流。義烏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當天立案受理后,決定線上口審,并向雙方當事人在線發送口審通知書。五天后完成線上口審,次日行政裁決決定書線上送達。

      ——寧波市一家外貿企業產品在美國涉嫌專利侵權,被美國權利人訴至地方法院,“浙江知識產權在線”第一時間向企業推送涉訴短信。企業知情后,通過“浙江知識產權在線”的“我要援助”場景,在線對接了國家海外知識產權糾紛應對指導中心寧波分中心獲取案情、獲得指導。

      長期以來,知識產權獲權周期長、價值評估難、維權援助難等困境,制約著企業創新熱情。近年來,浙江用數字化改革手段,破解知識產權保護的堵點難點,事關知識產權的一系列問題,正在迎刃而解。

      打開“浙江知識產權在線”界面,“一窗口統辦、一平臺交易、一鏈條保護、一站式管理、一體化服務”五個應用場景呈現在眼前。以數據串起的信息流,正為產業構筑堅實的保護墻。

      圍繞知識產權保護難題,浙江省在全國率先打造專利行政裁決網上辦案系統,一地不跑、區塊鏈全程固證,對于當事人來說,辦案周期和維權成本的有效壓減,為維權道路實現了“疏堵”。與此同時,該應用打通了省行政執法辦案系統、浙江法院網等系統,新建在線裁決、調解、維權援助等場景,實現了知識產權協同保護。

      “浙江知識產權在線”做的不止于此。據浙江省市場監管局相關負責人介紹,通過一個“一屏感知”的駕駛艙、一個知識產權綜合數據庫和一張行業分布表,這個應用將知識產權創造、運用、保護、管理、服務的全鏈條進行了貫通。最新數據顯示,累計注冊用戶6.49萬家,訪問量262萬次。

      知識產權凝聚于社會各領域各行業,管理牽涉到各層級、各部門。“‘浙江知識產權在線’覆蓋公、檢、法、版權等16個部門,34項知識產權保護核心業務,集成48個應用系統。”浙江省市場監管局相關負責人介紹,從分散到集成,從分線到閉環,協同成為改革的要義,“此應用縱向貫通國家、省、市、縣、鄉五級平臺,橫向聯通市場監管、版權、法院、農業、海關等相關部門信息,綜合集成專利、商標、著作權、地理標志、集成電路布圖設計、非物質文化遺產、老字號等全門類數據。”

      對于知識產權最重要的維權環節,該應用貫通了省法院立案系統,開設基層執法管理端2200余個,入駐125家維權機構、105家調解機構,實現執法維權線上受理、立案、裁決、調解、送達等全流程重塑。截至目前,該應用已在線辦理知識產權各類案件2283件,行政裁決案件平均辦案周期從60天降至49天,調解案件從25天降至17天。

      據統計,2021年,浙江省受理專利糾紛案件17035件,涉案案值約1.3億元;全省辦理商標違法案件4557件,涉案案值約1.2億元,移送司法機關330件;行政保護案件平均辦理周期縮短30%,重點海外知識產權案件指導率達98%。

    浙江知識產權保護與開發這十年:知識產權治理體系在數字化引領下走向縱深

      杭州互聯網法院庭審現場。資料圖片

    浙江知識產權保護與開發這十年:知識產權治理體系在數字化引領下走向縱深

    3.激勵創新,暢通高價值運用渠道

      作為專利權人,浙江理工大學教授吳震宇一直試圖轉讓專利。他的發明專利是“一種適用于三維編織捆綁紗控制的攜紗器及反饋系統”,應用在機械電子工程領域。自2017年申報成功后,這項專利便長時間“躺”在實驗室里。

      近段時間,情況終于有了轉機。依據新專利法,浙江探索實施專利轉化專項計劃,完善專利轉化供需對接渠道,強化專利產業化運用。“依照這一制度,我的專利不僅能夠激活,還能在企業設備升級中派上用場,前期研發付出的心血沒有白費。”吳震宇說。

      很快,湖州一家紡織機械公司的負責人找上門,“經過初步對接,吳教授專利中涉及的裝置可直接替換現有織機的經紗架,有效解決我們面臨的難題。”雙方一拍即合,眼下正利用此項專利聯手試制樣機。“據測算,該專利有望為企業帶來年產值30%以上的增長。”

      “沉睡”的閑置專利被喚醒以后,如何更好地轉化為現實生產力?2021年10月,浙江實施優惠政策,首批379件開放許可專利在許可期限內不向企業收取任何許可費用。專利的單次許可期限1年起步,最長可達5年,從而確保企業有充足時間投入專利二次研發和產品試驗,最終形成市場化產品。

      不僅如此,在浙江,知識產權變現變得越來越容易,知識產權質押也成為企業融資的一方沃土。

      “線上申請,線上放款,以前我們發愁的知識產權變現竟然能這么方便。”浙江一家新能源科技企業負責人屈榮華這樣說。

      屈榮華使用的,是“浙江知識產權在線”中的一個場景“一平臺交易”。這個場景對接了浙江省金融綜合服務平臺,各個銀行可以呈現知識產權相關融資產品供企業申請。

      利歐集團浙江泵業有限公司一貫注重自主研發,是專利質押融資的“?”。不久前又以專利、知識產權混合質押,獲得2億元貸款,補充科技成果轉化的資金需求。

      浙江舜浦工藝美術品股份有限公司將1項發明專利、8件商標和3件系統軟件版權,以5805萬元的評估值質押給了溫嶺農村商業銀行,順利獲得貸款1380萬元。這是浙江省首筆“專利權、商標權、著作權”三合一混合質押貸款,將企業知識產權快速轉化為市場價值。

      通過知識產權質押融資“反哺”,配合財政補助扶持,更多的浙江企業在專利布局和品牌建設上加大投入,推動知識產權的轉化,以高價值專利為企業融資賦能。

      《光明日報》( 2022年03月31日05版)[責編:陳暢]

    關于我們 廣告服務 商務合作 招聘英才 法律聲明 投稿須知 聯系我們

    Copyright 中華權益網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 備案號 京ICP備17018089號-2

    亚洲特色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四虎国产99在线精品一区_亚洲熟女综合一区二区三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