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投稿郵箱:chinaquanyi@126.com
  • 您的位置:首頁 > 文化藝術

    為城市寫一本文化傳奇

    發布時間:2022-03-31 15:00:48 來源: 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編輯:

      傳奇,最初寫的是哀怨動人的唐人小說故事,大多由軟弱的世家子弟、耽于情愛的癡情女子、游魂千里的夢境組成。除了有別于現實的離奇情節,它的文辭與想象,也呈現出堪稱一代之奇的華美、悱惻、瑰異。在數百年后的歷史與文學之中,我們常以“傳奇”命名某些東西,其中所指,大約就是這份隱藏在故事褶皺之中、又被時間打磨的、幽微不可抵達的氣質與情思。

      城市有傳奇嗎?“南京三書”之一的《舊時燕》(南京大學出版社),被作者程章燦命名為“文學之都的傳奇”,這既是他對南京城所蘊含的獨特文化資本與傳奇氣質的迷戀與訴說,也是一位文史學者對寓居38年之久的城市的感激與獻禮;蛟S他所尋求的,正是南京城安穩與飛揚的對照,平實生活與傳奇歷史的參差。這種反差,某種程度上也是作者對傳奇精神的理解。

      舊時燕子、金陵王氣、六代烏衣、巖壑棲霞、煙雨樓臺、葉落半山……這個城市空間中,疊加著如此多的歷史典故與語境。程章燦開宗明義,直寫歷史,“燕子是很古老的鳥。殷商以前,它就飛翔于歷史的天空了”。從古至今,不變的是飛行的燕子、尋常的巷陌,變化的卻是古與今、舊與新、歷史與現在?梢韵胂,城市開闊空間的落點,最終理應停留在史書或文學史上“是真名士自風流”的古城!杜f時燕》擇取的空間,多是山泉林木、云霞夕霏,但作者的敘事空間已不只是傳奇故事的發生場所,而更多地承載了作者的精神傾向——那種超越世俗精致生活的自然界的壯麗與優美。城市的美與開闊,被賦予了獨立的詩意。

      城市傳奇不僅是空間的論題,也是時間的論題。對程章燦而言,用“小歷史”的筆法,于細節處還原歷史長河中此地此景發生過的一切,是城市敘事的切口,也展現了其謙和節制的敘述風格。他不徐不疾的節奏,既能把讀者吸引進歷史故事,又能在嚴肅密集史料的間隙,鋪陳一小段幽默的評論。在《“莫愁”變臉》中,程章燦歷數了關于莫愁真真假假的傳說,消弭了歷史真實與虛構細節的對立,他不苛責熱衷傳播故事的“好事者”,只是用輕描淡寫的語調評說“這樣的考據恐怕不免有些多事,甚至有些煞風景”,更兼論莫愁故事的藍本是東晉謝安別墅,傳說之辭也應屬“南京‘土產’”,寥寥閑筆,亦莊亦諧,清俊靈巧。

      《舊時燕》的貢獻在于用歷史的形式,用城市古跡的考證與探尋,來完成作者心中城市性情的潛意識表達。無論是《貴妃之死》中發生在5世紀建康城內劉宋孝武帝與貴妃之間轟轟烈烈的愛情,還是《名士風流》里小說家吳敬梓化身《儒林外史》中的杜少卿,冷眼旁觀真假名士、真雅俗雅,都在對歷史人物生活空間與生存場景的敘述中,讓某種精神力量與光輝躍然紙上。也因此,《舊時燕》似乎設置了一明一暗的雙線主題:表面看來,程章燦著力描繪的是煙雨樓臺、高閣臨江、半山園的秋日、掘河埋金的帝王;往深里說,程章燦想要追尋的是從古至今綿延不絕、隱約不可名狀的金陵之“氣”。在書寫“金陵王氣”的過程中,他沒有使用懷古文化散文中常見的悲涼、失落、虛無的腔調與姿態,而是放松自在,用最細密的情感,去寫歷史深處的角落與細節。“城市越古老,‘氣’象越崢嶸”,古都南京的崢嶸之氣,既是城市獨特的文化生態,也是《舊時燕》想要尋求的精神內核。

      2019年10月31日,南京入選世界文學之都。這座千年名城固然有靈魂,但終究不是人類,不會自陳心事。她的文學氣質,不僅有廟堂之上高處不勝寒的書寫,更應該有來自日常生活的、活潑潑的判斷與敘事。程章燦所期望的,是“讓城市來敘述文學與歷史,代替常見的英雄主角;同時反過來,也讓文學和日常生活故事來敘述一個城市,代替那些枯燥的數字統計”。城市傳奇的精魂,所托或許正是復雜不可辨的崢嶸之“氣”,與之類似的是千百年來中國知識分子上下求索的“道”,它的意義不在于完成,而是永遠在路上。

      (責編:王連香、初梓瑞)

    關于我們 廣告服務 商務合作 招聘英才 法律聲明 投稿須知 聯系我們

    Copyright 中華權益網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 備案號 京ICP備17018089號-2

    亚洲特色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四虎国产99在线精品一区_亚洲熟女综合一区二区三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